• 中文
    • 繁体
  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我在上海做男模那些年

      一个男模的自白,如有雷同,纯属瞎编,(文稿来自某陌生网友“记者A”,文章内容非真实性存在,仅为短篇小说,与此相关法律责任,本人概不承担!)

          记者A:谢谢子豪今天接受我的简短采访,或者说作为老朋友聊聊往事。

        子豪:嗯,好,我尽量回答的详细一点,

        记者A:OK!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一行的?每天的工作大概是什么样的流程,能否给我们讲一下心得体会。

         子豪:大概在14年3月份,  我来的上海,在朋友的介绍下,去了当时最火的XXX夜店做男模。当时还认了个师傅,师傅给我上的第一课就是在夜店称呼女模Pr(public relations)叫女孩子,男模称做男孩子,不可以直接称呼同行叫鸭子。然后让我起了艺名, 所以子豪这个艺名就沿用至今,夜店呢每天的的生活 基本上也很固定,化妆,做造型,发台喝酒等等。

      我在上海做男模那些年

      图片来自网络。

        记者A:那你们公司里面男孩子很多吗?是不是都很帅?刚开始会不会很难入门呢?

        子豪:做了这行,我才感觉,大部分男人打扮起来还是挺帅的。可能只是中国男人可能比较懒于形象管理吧。我们当时有4个大组,238个男孩子,个个长得都像明星似的,可想而知竞争有多激烈。刚做的时候,业务不太熟练,有的时候拿了客人的钱,在客人面前就会放不开,慢慢的在师傅的带领下才上路

      我在上海做男模那些年

      我在上海做男模那些年

         记者A:那么工作过程中会不会接触到一些有生理需要的女性?会去陪吗

         子豪:有次陪个长相还不错的客人吃过饭,他把带我回家了,那是我第一次跟客人回家。第二天师傅告诉我说,做男孩子最好不要太早陪客人碎觉。吊她两天胃口,让他来订几次位。或者套路点钱再讲碎(shui)的事,这对我的人生观是种颠覆,原来男孩子还可以像女Pr那样值钱的。

      记者A:也就是说回家一次是要给钱的对吧?

      子豪:对的,可以明码标价的,最低也要5k这个样子,像前段时间的xx会 可能更高点,但是男孩子基本上都会以吊大钱为目标和榜样,当然碰到漂亮的女孩子男孩子还是很乐意免费的。

      记者A:如果在客人身上捞不到钱那不是白碎(shui)了?大部分男模或者说男孩子都有这种能力吗?

       子豪:也不全是,之前有个同行,陪客人碎(shui)了半年,分手后向客人索要分手费5w块,客人投诉到我们老总那里,老总不但没有安慰男孩子还把他训了一顿,老总说我手底下的人不能这么low 要分手费就算了,你们要钱就要200w 300w,要5w大家都看不起你。自己不行就多学学其他的同行。这个男孩子后来在公司也沦为了笑柄。

      记者A:那么去你们那里玩的女性都很漂亮吗?或者像传闻说的那样都是又老又丑的富婆。

       子豪:来玩男孩子的大概有几种类型吧:


      一是出来找乐子的富婆,这种大多经济实力雄厚,老公也在外面玩,夫妻都心知肚明,长相大都一般。这种还是比较受男孩子欢迎的,大部分都想早点捞一笔钱上岸


      我在上海做男模那些年

      第二就是女PR  女同行,这种姿色都很不错。也很受男孩子欢迎,平常的工作性质促使他们需要找男孩子发泄。


       


      再有就是富二代女或者靠自己努力获得一定地位的年轻白领,这部分客户相对来讲是比较少的。百大场兴起后,有一部分玩腻了,改玩了百大场


      我在上海做男模那些年

       男孩子最不喜欢陪的大概就是最后一种了,同性恋客人,一般上台的时候都会提醒一下是男客人。除非很缺钱的男孩子才会很男客人回家

      “那么你们一晚上喝一次酒一般能赚多少钱”?

       :男孩子各个档次都有, 800 1000 1500。中间公司要扣掉150到250的水,有的时候也有订房任务,订位也能赚一笔钱。再有就是买花篮,男孩子在上面走秀,MC在上面喊哪个客人 哪个客人买了多少钱的花篮。你像18年杨浦某酒吧一晚消费146w 就是买花篮买出来的。

       “但买这么多钱花篮算是少数?还是在夜店很常见”?

       :算是少数,大部分客人还是不愿意买花篮的,有些男孩子,接触的客人多了,嘴巴会说话,光喝酒客人也会额外给小费。工作时间长的男孩子都知道靠发台赚不到钱,于是学会通过观察客人的包 客人的衣服 以及言行举止判断是否有钱,只要选准目标基本不会脱手

        记者A:听起来像是PUA(泡学,一种通过心理学教直男进行恋爱的学问,大都以情感控制套路女生为目的)

       子豪:PUA我知道,基本上PUA套路太拙劣,不负责任的讲,做的时间长的男孩子都可以做PUA导师。不过共同点是这两个群体文化水平都不是很高。打个比方PUA连心理学的边都没沾到,正统心理学教人爱与被爱,在爱的过程中完成自我成长。这是男孩子群体和PUA群体学多少年都学不到的,

          “所以这也是你做了那么长时间开始反思的东西”?

         子豪:对的,我在夜店经历了太多女人,见过这些形形色色的人你仿佛能看到大部分人的一生,好多男孩子,PUA 还有一些经常YP的人完全没了真正爱人的能力,这其实是走错路了,因小失大。有的时候鸡汤就是心理学的阉割版,只读鸡汤或者只放纵自己的欲望都是不对的。我们都应该学会看问题看本质的能力。

          记者A :“嗯嗯大概能理解你说的,后来你做了多久男孩子?以后有什么打算,应该赚了不少钱吧”?

         子豪:赚多少钱不太方便透露,可以说的我们后来我们开了7家分店,我做了4年做到了核心管理管理层,后面因为种种原因,我离开公司,自己做起了生意,跟以前的同事也不在联系了。百大场崛起以及XX会事件后,我们这个群体基本上也都没落了……

      我在上海做男模那些年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73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
      热门论坛

      暂没有数据

      分享故事

    • 发表内容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到底部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